《一年一度喜劇大賽2》——“二喜”播完了,終於,結束了!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2》——“二喜”播完了,終於,結束了!
我的夢幻年代 油炸大金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第二季收官了,按照這一季的風格,無論前面搞成怎麼樣,一定要有個“大底”兜着。演員們經歷了演藝生涯中的一場極速成長,都總決賽了,箇中辛酸和收穫,一路走來還不值得哭一場嗎?

一次頒獎大會像是蓋棺定論,觀衆有觀衆的考量,節目組有節目組的考量。“某某某”毫無懸念地獲得年度冠軍,他們是衆多選手中綜合實力最強的、最穩定輸出的,都是有演技的好演員,作品都有正劇範。看完了他們的決賽作品《再見老張》就覺得又看了一次《你好!李煥英》,臺上演員哭得撕心裂肺,這麼感情洶涌的作品,別人用這麼搞笑的方式懷念親人,就怕你哭得太慘,你好意思不笑嗎?你好意思不哭嗎?你不笑不哭,還說它這樣那樣,那你還是個人嗎?

女仙纪

這個作品的笑點基本由助演閆佩倫、馬旭東、酷酷的滕等人貢獻,張維伊根本就繃不住了,作品真不錯,它很戲劇,不是很喜劇。就喜劇創作方式而言,對總是搞一個讓人痛哭流涕的結局還是保留意見,看喜劇看到結局痛徹心扉、淚流滿面,喜劇可以這樣創作,但不能都這樣做,這不是創作喜劇唯一的、最佳的路徑。

“少爺和我”是本季很有觀衆緣的一股清流了。很多優秀演員在生活中很敏感細膩,臺上的表演很精彩,臺下話很少,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創作方式。《少爺和我》《警察和我》《少爺和小姐》《警察和我之蛇我其誰》等作品都很優秀,建立“劉波er宇宙”,值得反覆觀看。鑫仔有獨特的創作能力,張哲華形象好演技好,找對搭檔是多麼重要。

“小婉管樂”作爲女喜劇演員的代表,節目組會給她們一個比較靠前的名次。她們倆形體表達能力很強,無論臺上臺下保持滿滿的活力,很容易感染到別人,有時候確實太鬧人了,能拿到前三可能主要是舞跳得好。

決賽作品《我的唯一》得了1萬多分就很迷惑,還是舞蹈跳得好。如果好朋友答應給自己期末考試做搭檔,又怕暗戀的人面前出醜,浪費兩次機會,害得人家差點掛科,這個舉動很讓人厭惡。在喜劇裡面,即使是反面角色也會用喜劇的形式給它消解掉,如果某個角色一直讓觀衆膈應到結局,非常影響喜劇效果。

土豆呂嚴組成的“胖達人2”獲得了第四名,他們互相感謝,感謝“一喜”的“十三代宗師”社團,無論怎麼誇他們的作品好,根據以往綜藝節目製作的套路,他們不會拿第一的,不用可惜。決賽作品《恐龍家族》較以往“封神”級別的《父親的葬禮》《進化論》差了一點,兩人在喜劇創作上還需要涉獵更多領域,達到更高水平,更穩定的輸出,作爲非科班演員,在表演上還要不斷地加強。

土豆的優勢勝在對生活進行細膩觀察之後,劍走偏鋒,天馬行空,深刻表達,把孤獨者骨子裡的悲涼轉換成普通人可以感同身受的嬉笑怒罵。土豆獲得了年度喜劇編劇獎,他的發言才堪稱本季大賽最應該有的“大底”:

“我覺得有點德不配位了……我只是僥倖拿了這個獎,我非常地幸運拿了這個我並不認爲自己真的應該獲得這麼重的獎,但既然我拿了我就希望它能再重一點,我會拿着它繼續創作下去的,有一天和某某某一樣重,和六獸一樣重,和鐵男、於奧一樣重,希望這一天能到來吧,希望皮奧萊維奇能繼續笑下去,謝謝大家!”

“酷酷的天放”身上有一種樸實的氣質,從決賽作品《興安嶺奇緣》能看出黑土地人民的樂觀豁達,自帶幽默屬性,心態超級好,他們倆力爭第六名,結果幸運地拿到了第五名。爲了給已經淘汰的兄弟姐妹讓現場導演看到,讓他們參與到自己總決賽的作品中,被他們的真誠實在感動了,拉了一波好感。

“阿奇與阿成”總決賽的作品慘遭“一剪梅”,一路表現算是中規中矩,走到了總決賽。

不得不提的是,“一喜”老選手閆佩倫拿到了“年度後援團寵”,在“二喜”舞臺上參與演出了14個作品,成爲“真·二喜·男主角”,憑藉這張老面孔讓“二喜”有點“一喜”的影子。“二喜”中張祐維、馬旭東、雷淞然等演員撐起了不少笑點,還有“高開低走”沒找到節奏多次遭到“一剪梅”的“老師好”小隊,可惜了。

比賽結束了,“二喜”的選手們畢業了。比賽像是一個短期喜劇培訓班,吸引到的參賽演員可能在戲劇表演、脫口秀、短視頻拍攝等某個方面很有實力。但是,喜劇速成班暴露了不少演員們缺乏系統的喜劇訓練,短期內快速創作容易選擇自己熟悉的東西,有時把喜劇搞得不倫不類,演什麼都是在演自己。

在頒獎典禮上,很多選手承認自己在喜劇創作方面是嶄新嘗試,再加上賽制、組合搭檔等因素影響,導致很多作品、演員被噴得很慘。但是通過節目曝光,即使有些演員在喜劇比賽中表現不夠突出,不適合做喜劇或者暫時沒找到做喜劇的正確門路,以後可以在擅長的領域做一個好演員。

通過“一喜”選手後續發展來看,這個舞臺上真正的戲劇演員更容易找到工作,反倒是純粹喜劇類型的演員比較難獲得持續穩定的發展。這個比賽實際上是一個提供給有能力但沒機會出頭的演員的求職平臺,喜劇是比賽形式,看起來比較輕鬆,容易吸引觀衆,提高關注度。去年第一季總決賽時,節目組請到了業內多家影視製作公司給演員工作機會,陣仗非常大,今年請到了知名導演、演員給比賽選手籤“給活兒”協議,顯得草率極了。

這農會砸近千萬元更新碾米設備 台梗16號「新廣米」更優質

突然想到一個現象:世界上有些卓越的藝術家活着的時候吃不上飯,去世之後才被人發現他們的藝術價值。多麼諷刺!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第二季終於結束了,終於,結束了!

第二十六届高速公路信息化大会在安徽合肥举办